伊楠安脚步清浅一步步走到门处,抓紧里的包,她深吸了一口气,回身打算再看一次这个她生活了四年的房间。

    “你要做什么?”

    我去!犹如平地炸雷,伊楠安差点吓个半死,等看清那人,她才哆哆嗦嗦地,“阿宸?!”

    惊魂未定的声音让北若宸知道自己吓着了她,有一瞬他想快速到她面前安慰她,可想到今晚她做的一切,他狠了狠心,没上前。

    “我问你要做什么?”声音说不出的冷淡。

    “我,我,我就想出去买个东西,对,买东西!”伊楠安说得磕巴,脚步紧紧后退紧贴着门,也紧紧地握着门把,好似下一刻就要夺门而出。

    早已有些适应黑暗视线的北若宸见此脸色更加冷然,下一刻他站起身,走自开关处,“啪嗒”一下开了灯。

    无视被灯光刺激到的伊楠安,北若宸一把拉过她的,态度强硬地将之拉到沙发坐下。

    握紧自己的力道不轻,伊楠安有点疼,却不敢说什么,老实坐在沙发上,背包掉了也不敢拿,整一个老实的小媳妇儿。

    “大半夜出去买东西,伊楠安你可真有闲心啊?”嘲讽般的语气。

    “呵呵!就是,就是有点睡不着,想到楼下溜溜。”像是听不出北若宸嘲讽的话一样,伊楠安讨好般笑笑。

    “睡不着?那好,现在我陪你下去溜溜,顺便看看楼下李大妈养得二哈有没有关好,要是又跑出来可不好!”说完站起身就想拉伊楠安。

    而伊楠安整个身子在听到那二哈时就是一僵,她是个怕狗的,偏偏上月楼下大妈为排遣寂寞养了一条最为闹腾的狗子,最近几天不知道为什么整天想着“越狱”,她就在楼下遇到过几次,那狗也不知道了什么邪见着她不是吼就是兴奋得直往她身上扑,别说她吓都吓死了,现在怎么可能下楼去,真是失算,没想到这个。

    “不,不了,吧!我突然不想去了。”不等北若宸拉住自己,伊楠安整个人一缩一抱已经扒住了沙发。

    “怎么又不想了,不是睡不着吗?这可不好!明日会没精神的,啊对了,睡前我看你不是买了安眠药?虽然是药分毒,可都这么晚了,也只是今天而已,你吃上一颗,大概就没问题的,你觉得怎么样?楠楠。”

    别说,她还是第一次见这么阴阳怪气的北若宸,她就是再傻也知道她一切计划都功归一篑了,让人也知道了,就连自己偷偷干的坏事都让知晓,没喝自己睡前递的热牛奶呢!

    “我错了!”不管二十一的伊楠安松开,转身抱住北若宸的就是认错。

    “错?你错什么了?又怎么会错呢?你都有本事离家出走了,还能给我下药了,你会有什么错?错的是我。”

    将伊楠安推开,北若宸面色冷冰冰就想回房,却再次被伊楠安抱住,他没有挣开,却也没有回头和开口,静静的好像一座雕塑。

    “不是,我,你,不要走,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伊楠安有些慌张,真怕北若宸就这么走了。

    “那你到底为什么要走?”沉寂片刻,北若宸问出了自得知伊楠安有离开自己念头时的恐慌。

    “我,我……”

    “到现在你还不肯说吗?”北若宸声音愈发冷了。

    “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当初你口口声声说着是为了我而来到这个世界,如今你竟然要离开,你可想过我的感受?”淡淡的语气,可话语却是那么的冷漠。

    “不是,我喜欢你,从来都是只喜欢你而已,只是我……”像是做足了决定,伊楠安松开了抱住北若宸,“我不能生育。”

    “你说什么?”

    抬高的语调让伊楠安以为北若宸在诧异,甚至在想着拒绝自己的话,那一瞬她心里一涩,有些疼,指甲陷入了肉里。

    心仿佛沉到的深处,下一刻,腕被握住,指被掰开,红通通的掌心被小心翼翼拂过,有点酥麻感,伊楠安下意识抬头。

    “所以,这就是离开我的理由?!”不等她回答,北若宸继续道:“那么你有没有问过我,自以为的打算离开我是做什么,难道我跟你在一起就只是为了生个孩子?呵!伊楠安在你心里,我北若宸就是这样的人吗?”

    他说得嘲讽,伊楠安有些呆滞,一时只傻愣愣地看着他。

    末了,她低下头讷讷道:“没,不是的,我只是……”

    只是觉得自己配不上你而已,眼圈下意识泛红,揪了揪衣摆,吸吸鼻子,“我只是觉得配不上你而已。”话落蓄满眼眶的泪水也随之落下。

    “哭什么?”擦了擦满是泪水的眼眸,将人楼进怀里,北若宸无奈道:“配不配得上不是你一句话说了算的,在你眼里你觉得你配不上我,可你又知道在我眼里,我又是怎么配得上你呢?!你乐观,什么事情都能轻易放下,而我沉闷,不会说好听话哄你,时常因为一件小事纠结着,烦着你。这些只是小事,然而这四年里你我相处下来,又有多少大小事都是有你在一旁,我才能肆意前行着呢?”

    “你不嫌弃我,我又怎敢嫌弃你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