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网 > 玄幻奇幻 > 爱情不远 > 第11章
    热燥的夏天似乎因为遇见了蒋怿琛而过去得特别快。

    国庆节再次很巧地和秋节撞在了一起。最近几年,国庆和秋总是捆绑出现,因此假也放得格外长,一出门大街上哪儿哪儿都是人。

    岑垣是在秋后一天出生的。他以前很喜欢过生日,在外公外婆家住的时候,他总能在这一天吃到外婆亲擀的长寿面,面里还会卧个溏心蛋,吃起来哧溜哧溜的,好像总也吃不完,外公会把他最爱吃的月饼全都买回来让他吃个够。

    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被父母接回家以后,没有人再记得他的生日。虽说妈妈确实对他很好,但他知道,那只是愧疚后的补偿。他们把自己忘在了那个小乡村,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儿子,叫岑垣。如果不是意外,说不定他就在那里过完自己的一辈子了。

    秋的前一天,岑垣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她结束了将近半年的外出考察,回到了家,打电话让岑垣回家吃团圆饭,语气小心翼翼,全然不似那个在外叱咤风云的女强人。有时候岑垣也很心疼他妈妈,他想告诉她,不用对自己这样,他不觉得和外公外婆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是吃苦,也不觉得自己接受了乡下的教育就是输给了城里的孩子,更不会把自己变成现在这样懦弱自卑的样子归因于他们当初的遗忘。好吧最后一条还是有点怪的,不过不是怪他们忘了自己而是怪他们把自己接回来却不管不顾。

    如果当初外婆没有突然去世,他没有被接回父母身边,岑垣想,自己是不是会比现在好一点。

    岑垣和蒋怿琛说了自己要回家吃饭,刚巧这天他们律师所也有聚餐,专为不回家的单身狗们提供,据说齐总还准备了月饼大礼盒。

    岑垣回到那个大别墅的时候正是黄昏,天还未完全暗下来,但别墅却已经灯火通明,仿佛比过年的时候还要热闹。

    岑垣推门进去,母亲正和岑飞坐在沙发上聊得正欢,有个词怎么说来着,母慈子孝,说的大概就是这样的情景吧。

    岑垣怔了一会儿,喊了声“妈”,岑母这才回过头看见他。

    “垣垣回来了,怎么样,在外面过得还好吗?”岑母站起身,朝着他走过来,岑垣这才看清岑母身下围着的围裙,岑母不常下厨,以往他们吃年夜饭都是去饭店吃的。

    岑飞瞥了他一眼,头歪过一边,哼了一声后就没再做声了。

    家里的气氛因为岑垣短暂的沉默而变得渐渐凝固起来。

    “岑飞你对你哥什么态度!还不赶紧跟你哥打招呼!”岑母一个眼刀飞过去,岑飞悻悻地回过头敷衍地叫了声:“哥。”连一个眼神都没再给他。

    岑垣好不容易憋出来的微笑僵在了脸上。

    “怎么?在外面过得是不是不好啊?我看你都瘦了。”岑母继续关切地问道。

    “啊?没有,挺好,一切都挺好的。”岑垣回过神来,忙答道:“妈,您不用太操心我。”

    “嗯,是,你大了,也该有自己的生活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都已经一岁多了。”

    岑垣不知怎么答话,只一味嗯嗯啊哦的,岑飞趁着母亲不注意,冲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岑垣装作没看到。

    “我去喊你爸下来吃饭啊,垣垣,你和岑飞那小子在玩会儿,最好教教他怎么学习,这小子的成绩鬼见了都发愁。”岑母摸摸岑垣的头上了楼。

    “成绩好有什么用,还不是在家啃老。”岑飞嘀嘀咕咕的,撇过头拿起自己的开始玩。

    岑垣拘谨地坐在沙发的一侧,有些害怕见到他爸。这还是他们继上次吵架岑垣离家出走后的第一次见面。之前回来拿东西的时候岑飞在家打游戏,还和自己吵了

    一架,不知道他有没有告诉爸爸。

    岑垣内心忐忑着,但该来的总是会来。

    “好了好了,吃饭吧,你爸马上就下来了,今天可都要多吃点,今天的菜都是我做的啊。听见没有,岑飞?”岑母不一会儿就下来了,将岑垣和岑飞叫到餐桌旁坐下,桌上的菜着实不少,摆盘也很精致,等到看清菜里放着的无孔不入的葱姜蒜的时候,岑垣不自觉地闭了闭眼,岑飞则嘴角抽搐了一下,明确地表示了自己的嫌弃。

    这是他们兄弟俩唯一有默契的地方。

    “干什么!葱姜蒜吃了有好处,提高免疫力!”岑母朝着岑飞瞪了瞪眼,“dang”的一声,像是镇楼似的,把熬好的鸡汤怼在桌上,“还不快去拿碗,等着我喂你吃啊!”

    话音未落,岑飞就一个箭步冲进了厨房,很是潇洒利落。

    紧接着,岑父也下楼来了,看见岑垣,哼了一声,正准备说话就被岑母给打断了:“你哼哼什么哼哼,怎么饭菜不如您意啊?”

    岑父偷偷瞪了岑母一眼,这个家里女性权力远大于男性,开口道:“你打电话叫这败家子回来干嘛,不是离家出走不回来了吗?”

    岑父一屁股塌在主座上:“随便教育两句就跟小孩儿似的闹,不知道还以为他今年就两岁呢!”

    “你还来劲了是吧!你那是教育吗?我还不知道你,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