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网 > 玄幻奇幻 > 永无乡 > 评定(五)
    1房间内,许暮洲关上大衣柜的门,觉得有点恍惚。

    永无乡的住宿条件很好,非常好。

    1是一间两室一厅的套房,客厅外接了一个露天的阳台,能看到外头无穷无尽的海面。要是努努力从阳台的栏杆上探出身子,回头时还能看到半空那只老旧的金属钟盘。

    屋子里虽然没有什么电子设备,但靠外窗的阳台旁边放了个足有两米高的种类很杂,胡乱地塞在一起,应该大略算作娱乐设施。

    这屋子原来的主人看起来不太讲究,英原书旁边歪歪斜斜地放了一本外皮破烂的水经注,看起来就像肯德基店面里开了个豆汁儿专柜,怎么看怎么别扭。许暮洲当时觉得再多看一眼那书架他都要被硬生生逼出强迫症,生硬地强迫自己移开了目光。

    客厅内墙的角落里打了一个酒柜,许暮洲路过的时候看了一眼,发现那柜子里一半装烟一半装酒,塞得满满当当。

    卧室的床又松又软,看尺寸至少能躺四个成年男人。屋的家具一应俱全,甚至还铺满了长毛绒毯,许暮洲赤着脚踩上去,感觉跟身在云端没什么两样。

    卧室里头自带浴室,许暮洲拉开门看了一眼,发现永无乡可能是因为独占一片海域,所以没什么房屋建筑面积成本的压力,不要钱一般地搞装修,这一个浴室比他原来租房的卧室都大。

    一切都很不错,按许暮洲自己的社畜眼光来说,几乎已经无可挑剔了。

    只是——

    “所以我为什么要跟你住在一起?”许暮洲忍无可忍地问道。

    虽然是两室一厅,两间卧室间还隔着一个客厅,但许暮洲只要一想到自己跟另一个成年男人住在同一屋檐下,还是觉得浑身别扭。

    严岑刚刚将许暮洲安顿下来,身上的衣服还没换。在高铁站搏斗时,他的衣裤不可避免地沾染上了灰土和血污,所以只是站在门边,并不进屋。

    他斜倚在门边,嘴里叼着根没点的烟,说话略微有些含糊:“永无乡一应物资都是要靠完成工作所赚取的积分来兑换,房间也一样。我只有租赁一间房屋的份额,没法帮你再租一间。”

    “那你可以先借给我积分嘛。”许暮洲循循善诱:“之后再还也一样。”

    “永无乡严禁出借积分。”严岑不肯上当:“很多年前还没有这条禁令,结果后来被发现有人用积分放高利贷,就取消了。”

    许暮洲无语地冲他伸出拇指:“厉害,真有生意头脑。”

    “不,这是严格违规的。”严岑摇摇头:“性质很严重,出借者和借取者一并受罚。所以后来永无乡迎来了一批人员清洗,我就是那时候被补充进来的。”

    许暮洲算是发现了,严岑这个人果然有种微妙的违和感。他并不是一个古板守礼的人,凭许暮洲在高铁上对他的印象来看,他算是个随意的人——或者说得更严谨一些,他是个有些自我的人。他的一举一动大多都有自己的目的或喜好,对于自己无关的事看都懒得看一眼。

    甚至许暮洲看得出来,对方在一定程度上算是个很难接近的人。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这一路上无论许暮洲说什么,严岑都一一回答不说,回答的态度还都相当严谨,从不敷衍,那模样认真得许暮洲都不好意思与他开玩笑。

    许暮洲猜测他或许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习惯了,乍一接自己这么一个活物,还是全新的工作伙伴,责任两个字往脑袋上一丢,生怕哪句话说得有歧义,他这个两眼一抹黑的新人乱跑乱撞,再触犯了系统里的忌讳。

    严岑似乎从不负责相应的事务,新引导任务做得不能说磕磕绊绊,也太过如临大敌了一些。

    他自己那根弦绷得死紧,许暮洲看着也累得慌,他在心里无声的叹了口气,决定给这位新的工作伙伴一个台阶下。

    “你别在这杵着了。”许暮洲说:“领导说天后才开始工作,我先洗个澡歇一会儿,哪也不乱跑,总行了吧。”

    “行。”严岑似乎极其轻微地松了一口气,只是他还惦记着这是自己接的新员工,又例行公事一般地对他说:“你刚才看到了,衣柜里有一套睡衣和一套运动服,这是标配。剩下想换什么衣服,或者是习惯的日用品也都可以拿积分去买。”

    严岑抬了抬下巴冲他示意道:“你卧室的书桌抽屉里有申请单,填了申请单就可以拿去地下室的超市计算积分,支付后的隔天会送到你里……记得,只能申请自己认知内的东西。”

    这句话是严岑第二次说了,许暮洲在脑子里默默将这句话设定为高危警告。

    “我知道了。”许暮洲说:“对了,你客厅我能借阅吗?”

    既来之则安之,饶是许暮洲再不习惯,也不得不接受屋檐下还有个合住室友的事实。

    “可以,你随意就好,除了我的房间之外,外头的东西你都可以随便。”严岑直起身子,双揣在兜里,一副随时会转身离去的样子:“另外,在这段时间之内,你可以先刷我的积分。”

    虽然这句话听起来像刷我的卡一样奇怪,但许暮洲掂量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