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网 > 综合类型 > 山河之固 > 第1章
    第一章

    冬天已经到了许久,默河边的空气依旧充斥着白草的香味,虽叫做草却可是实打实的花。因为生命力太旺盛了,一年四季都在开花,这西望山內百姓啊,精怪啊都有点瞧不上白草,也独有这默河的河神让它长在了这河边。

    大概也只有这白草不嫌这地儿了。

    一个被嫌弃的花,一个被遗弃的神,倒也挺配。

    “凡人向来视我这默河如同野兽山怪,远远的望上一眼都害怕,怎么今日外面这么吵?”言语虽带着些嘲讽,但脸上却是压不住的笑意。

    说话间,言启忙脚乱的将如墨的长发简单的在脑后挽了个髻,往洞府外走去。

    “哎哎哎,你这刚从凡间逛回来又急急忙忙干什么去?”

    “老龟,你好好守家我去去就回!”

    还没等这老龟反应过来,言启已经步子加快走出了洞府,扬起的黑色长袍在平静的水格外显眼。

    “明明是个神,做起事来像个半大的孩子,唉,只要他高兴就好,高兴就好”老龟看着言启的背影,像看着长大的孩子出远门的老父亲,喜忧参半啊。

    言启刚踏出水面,就看见这附近城的人,不分男女老少,达官显贵,普通百姓都往这对面的西望山內走去,赶紧悄悄的混入人群打听消息。

    言启寻了一圈找了个看起来慈眉善目的老人家,像个看见长辈的孩子,打理打理了衣服走了上去。

    “老婆婆,你们这么多人上山做什么啊?”

    “呦,我老婆子活了半辈子了都没见过你这么俊的小哥儿,怕不是这儿的人吧。马上就是春天了,西望山十年一次的山祭就要开始了。”

    言启心想自他诞生以来不是在睡觉就是在人间玩乐,哪知道这门子山祭。

    “远方来的,这山祭?”

    “山内有一株千年以上的老树,在纸上写上诉求塞进这香囊里挂上树,等山顶最后一点积雪融尽,西望山主啊就会实现你的诉求。”

    望着老婆婆上刺绣精美的锦囊,言启觉得神与神之间的差别可真大,这西望山主受尽凡人爱戴,而他只能委身于默河河底,他倒要看看着西望山主有多大本事,这样想着难过的情绪又被压了下去。

    “谢谢婆婆。”便欲转身离去,老人家叫住了言启。

    “喏,老婆子这有个多余香囊,小哥儿拿去吧,去写个愿望,好别白跑了这一趟。”

    言启看着婆婆塞给他的香囊嘟囔道:“我没有什么愿望啊”

    “讨个可人的小娘子喽~不说喽,我得赶快上山了。”

    言启有些足无措又不想辜负老人家一番好意,只好收下了香囊,趁着没人注意回到河底。

    看着放在桌案上精致的锦囊,言启思索着写个什么好啊,想着想着便走了神,这山主到底是个怎样的神呢?</p>    第一章

    冬天已经到了许久,默河边的空气依旧充斥着白草的香味,虽叫做草却可是实打实的花。因为生命力太旺盛了,一年四季都在开花,这西望山內百姓啊,精怪啊都有点瞧不上白草,也独有这默河的河神让它长在了这河边。

    大概也只有这白草不嫌这地儿了。

    一个被嫌弃的花,一个被遗弃的神,倒也挺配。

    “凡人向来视我这默河如同野兽山怪,远远的望上一眼都害怕,怎么今日外面这么吵?”言语虽带着些嘲讽,但脸上却是压不住的笑意。

    说话间,言启忙脚乱的将如墨的长发简单的在脑后挽了个髻,往洞府外走去。

    “哎哎哎,你这刚从凡间逛回来又急急忙忙干什么去?”

    “老龟,你好好守家我去去就回!”

    还没等这老龟反应过来,言启已经步子加快走出了洞府,扬起的黑色长袍在平静的水格外显眼。

    “明明是个神,做起事来像个半大的孩子,唉,只要他高兴就好,高兴就好”老龟看着言启的背影,像看着长大的孩子出远门的老父亲,喜忧参半啊。

    言启刚踏出水面,就看见这附近城的人,不分男女老少,达官显贵,普通百姓都往这对面的西望山內走去,赶紧悄悄的混入人群打听消息。

    言启寻了一圈找了个看起来慈眉善目的老人家,像个看见长辈的孩子,打理打理了衣服走了上去。

    “老婆婆,你们这么多人上山做什么啊?”

    “呦,我老婆子活了半辈子了都没见过你这么俊的小哥儿,怕不是这儿的人吧。马上就是春天了,西望山十年一次的山祭就要开始了。”

    言启心想自他诞生以来不是在睡觉就是在人间玩乐,哪知道这门子山祭。

    “远方来的,这山祭?”

    “山内有一株千年以上的老树,在纸上写上诉求塞进这香囊里挂上树,等山顶最后一点积雪融尽,西望山主啊就会实现你的诉求。”

    望着老婆婆上刺绣精美的锦囊,言启觉得神与神之间的差别可真大,这西望山主受尽凡人爱戴,而他只能委身于默河河底,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