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网 > 综合类型 > 山河之固 > 第2章
    初春的太阳不大炽热但足以驱除一整个冬天带来的寒意,有几束阳光穿过茂密的枝叶落在断断续续融化的雪水上,有几股慢悠悠的却又执着的流进了默河,带着仅存的几丝温暖。

    言启站在树下,看着这颗古树,突然有些明白了凡人们为什么会如此的相信甚至是迷恋这西望山的山主。在其他被冬天的雪覆盖的现在还没有缓过劲的植物映衬下,这颗树繁茂的有些突兀,粗壮的枝干上挂满了精美的锦囊,有的上面还坠着昂贵的玉佩,在山风的吹动下,显的圣洁无比。

    听说西望山主就是在这诞生的。

    言启上挑的丹凤眼蕴着浓重的悲哀,最后化作一声长长的叹息。

    有信仰真好啊

    言启看着的锦囊犹豫着要不要挂上去,还没等他思考好,就听见不远处传来敲锣打鼓,欢声笑语的声音,吓的他一抖将锦囊扔在了地上,刚想要拾起,人群已经走得很近了。

    因为没有信仰,他不能经常的出现在凡人的面前。

    言启匆忙的用法术隐去了身形,藏在了古树的背后。等他想起,锦囊已经被人群严严实实的遮盖住了。

    锦囊里倒没有写什么愿望,只是被他塞了几株白草进去。

    一个头发花白衣着朴素看似声望很高的老头站了出来,“诸位,今日是十年一次的西望山山祭,感谢山主的庇佑,跪拜。”

    言启看着人群齐刷刷的跪了下去,此时此刻,他们不论身份,不论地位,无需言语,阖上的双眼诉说着着每个人的虔诚。古树似乎也得到了感应,颤动的树枝和飘动的锦囊是它做出的回应。

    在如此庄严肃穆的情境下,言启也不与自主的闭上了双眼,感受着自己加快的心跳,原来这就是信仰。

    热闹总是一时的,随着太阳的下山人群也渐渐的散去。

    晚风带着一些寒意扬起了言启额前细碎的发丝,旁观了一切的他心对西望山主产生了几分敬意。拍了拍身上的灰,还没有迈出去几步,言启就看见了自己那个掉在地上的锦囊。

    不知被多少人踩过了,灰扑扑的又脏又恶心。

    言启平淡的将眼神从上面挪开,面无表情的从旁边从了过去。

    一便如此,这热闹向来与他无关。

    在言启离开没多久,有一只修长的捡起了那个脏兮兮的锦囊。</p>    初春的太阳不大炽热但足以驱除一整个冬天带来的寒意,有几束阳光穿过茂密的枝叶落在断断续续融化的雪水上,有几股慢悠悠的却又执着的流进了默河,带着仅存的几丝温暖。

    言启站在树下,看着这颗古树,突然有些明白了凡人们为什么会如此的相信甚至是迷恋这西望山的山主。在其他被冬天的雪覆盖的现在还没有缓过劲的植物映衬下,这颗树繁茂的有些突兀,粗壮的枝干上挂满了精美的锦囊,有的上面还坠着昂贵的玉佩,在山风的吹动下,显的圣洁无比。

    听说西望山主就是在这诞生的。

    言启上挑的丹凤眼蕴着浓重的悲哀,最后化作一声长长的叹息。

    有信仰真好啊

    言启看着的锦囊犹豫着要不要挂上去,还没等他思考好,就听见不远处传来敲锣打鼓,欢声笑语的声音,吓的他一抖将锦囊扔在了地上,刚想要拾起,人群已经走得很近了。

    因为没有信仰,他不能经常的出现在凡人的面前。

    言启匆忙的用法术隐去了身形,藏在了古树的背后。等他想起,锦囊已经被人群严严实实的遮盖住了。

    锦囊里倒没有写什么愿望,只是被他塞了几株白草进去。

    一个头发花白衣着朴素看似声望很高的老头站了出来,“诸位,今日是十年一次的西望山山祭,感谢山主的庇佑,跪拜。”

    言启看着人群齐刷刷的跪了下去,此时此刻,他们不论身份,不论地位,无需言语,阖上的双眼诉说着着每个人的虔诚。古树似乎也得到了感应,颤动的树枝和飘动的锦囊是它做出的回应。

    在如此庄严肃穆的情境下,言启也不与自主的闭上了双眼,感受着自己加快的心跳,原来这就是信仰。

    热闹总是一时的,随着太阳的下山人群也渐渐的散去。

    晚风带着一些寒意扬起了言启额前细碎的发丝,旁观了一切的他心对西望山主产生了几分敬意。拍了拍身上的灰,还没有迈出去几步,言启就看见了自己那个掉在地上的锦囊。

    不知被多少人踩过了,灰扑扑的又脏又恶心。

    言启平淡的将眼神从上面挪开,面无表情的从旁边从了过去。

    一便如此,这热闹向来与他无关。

    在言启离开没多久,有一只修长的捡起了那个脏兮兮的锦囊。</p>

    初春的太阳不大炽热但足以驱除一整个冬天带来的寒意,有几束阳光穿过茂密的枝叶落在断断续续融化的雪水上,有几股慢悠悠的却又执着的流进了默河,带着仅存的几丝温暖。

    言启站在树下,看着这颗古树,突然有些明白了凡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