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网 > 综合类型 > 岛屿班孤 > 第6章
    40

    过了几天,气温开始慢慢下降,相比于前一阵子来说,更有冬天的气氛。

    我清楚的记得以前冬天走在大街上是什么样的,就是边走边溜的感觉,街面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冰,摸上去好像冰凉的肌肤。

    还没步入二十岁,就总爱回忆以前的事了,到了八十岁的时候,这些过往的东西会把脑袋都挤破,所以人老了记性不好,是因为要选择性失忆一些不好的事情,然后留住最美好的,再幸福的睡去。

    江上曾经一再的告诫我我是太极端的人,我爱把这些问题都搅在一起,把它们踩在脚下,高高在上的就像个帝王,骄傲地抬着下巴。但是我的头脑其实非常的混乱,我喜欢把所有的事情都摆在一个方位去想,对就是对的,错就是错的,从来不会多绕一点点弯子。

    这也是为什么我非常不受欢迎的原因。

    小时候就一直一个人,从我记事开始就一个人在大房子里住,刚开始的时候,在我还不清楚有那张卡存在的时候,我一直都是被婆婆照顾的。比如吃饭,但我坚持没有和她住在一起,每次去她家吃完饭后,就会匆匆地跑回那个冰冷的大房子里,随便找个房间跳上床,然后裹一层毛毯看卡通。

    尽管我一个人还是会害怕还是会孤独,但是我就是喜欢一个人,喜欢装成是最最坚强的那一个。

    渐渐大一些,我懂得用那张卡后,就开始自己买饭吃。当我进一步知道那卡里的钱是源源不断的时候,我就开始疯狂的购物,将我的家里尽量布置成正常人居住的屋子,然后学会做饭烧菜,学会做家务,懂一些超乎我年龄的概念。

    可是我仍旧是这样。除了婆婆之外,没人愿意来找我或者陪着我,在家里是这样,在学校也是如此,没人愿意和我玩,我知道这些不在于他们,而是父母。

    曾经有一个小女孩在跳皮筋的时候和我说。

    许班孤,我爸爸说不让我们和你玩,因为你是野孩子。

    当时我并不理解什么叫做野孩子,我只模糊的感觉到那是个贬义词,我也不知道这个词语的用意在我身上体现的到底有多深。

    而每当放学的时候,家长们都会排在我们那个生锈的大铁门外面向里张望,多少次我从楼里走出来的时候,都希望外面有个人正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可惜没有,我走出铁门后仍旧得在一片黑压压的人群里奋力地挤出来,然后背着我那昂贵的书包,骄傲地走回家去。

    我从未想到过江上会和我做朋友,这就是为什么他即便有很多我受不了的恶习,我仍然会像抓着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抓着他。他是我唯一的朋友。乔小雨曾经也是,但是自从脑子被撞坏之后,她虽然可以清楚地叫出我的名字,但是后缀永远是乱加上去的,比如班孤姐夫或者班孤舅妈。

    41

    我和江上刚刚接触的那一段时间,我知道他的父母都是不同意的,尤其我知道他妈妈是村里很刁蛮的那种标杆女性。

    好几次我们一起放学回家的时候,她妈妈撞见我们,都会假惺惺地冲我笑,问我吃饭了没有,然后径直把江上领回家。我听到过她妈妈边拉着他边对他说了些什么。

    ——————让你不要去招惹那种野孩子,你知不知道近墨者黑啊?!,他万一有点什么传染病沾上你了可怎么好。你爸爸还是干部呢,这让别人家知道了不得笑话啊,学校里那么多人,偏偏和他玩。

    这种话,我听完从来不会去在意,就是因为听到过很多不同的人都变着戏法来表达这同一个意思,已经麻木了。如果我每听到一次就生气一次的话,那别说我们村子,就连全世界都能感觉得到飘在空热辣的气体,那是我愤恨的发泄物。

    幸好江上从来就没有听过他妈妈的话。因为回家的那条大路总是要碰到,我们俩就每天绕到小路上多拐几个弯。

    有一次夏天,我们走到一片玉米地旁边,两边种的全都是将要成熟的湛黄湛黄的玉米,被好几层翠绿的叶子包裹着。

    他拉着我坐在泥地上,然后问我。

    “我们现在算是好朋友了么。”

    我转过头去看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只是感到很诧异,因为从没有人和我这样说过话。

    “什么?”我说。

    “你不是说,好朋友都应该带对方到一个自己最喜欢的地方么。”他一板一眼地说。“呐,这就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地方。”

    我对友情的感觉是虚无,那句话,是我在某个卡通片上看到的。那时候是因为江上问我咱俩能一起玩么?我想了想,搬出了这句话。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放在心上。

    我以为好的友情其实也不必说出来,而且我并没有经验,所以我不能搬出以前对比,我以为好朋友就是经常呆在一起,一起上学一起午休一起放学,就这么简单。

    “恩。”我点点头。

    他立马像太阳一样笑了,发出的光芒我至今都清晰的看得到。那句话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有多宝贵,那是第一次有人为我,做了些什么。

    “那你呢,你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