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网 > 玄幻奇幻 > 飞行士 > 第22章
    他们坐公交去了下关市里面。

    时烨已经很久没有坐过公交车了。上车到最后一排坐下的时候甚至有一点恍惚,随着车摇摇晃晃地往前开,他感觉自己也像是被摇摇晃晃地带回了他十八岁那年。

    那年他刚刚辍学,妈妈再婚生了个妹妹,爸爸去了奥地利的研究所,没人管他,就连他辍学也没人管,他妈忙着给妹妹喂奶,忙着建设新家庭。而他爸,他爸的电话永远打不通。

    那会儿是时烨最叛逆的时候。他有过一次整整一个月都没有回家,就睡在当时谢红开在北京的酒吧里,当是替谢红看店,累了就睡在吧台前,醒了就弹吉他唱歌,喝酒。

    她妈妈跟着那一家子出国前找了过来,给时烨塞了一万块钱,让他要么去找个补习班上,重新高考,要么就出去做事,不能这么废着。

    时烨没要那一万块钱,只留下了一把家里老房子的钥匙,说,你走吧,别担心我。

    等他妈走了以后,时烨在酒吧里看着那把钥匙发了很久的呆,才恍恍惚惚地出了门。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最后鬼使神差上了一辆公交车。他一开始站着,被推来推去,后来坐下了,但车上人越来越少。

    其实时烨也不知道怎么就上了一辆公交车,可就那么浑浑噩噩地坐了一路。

    时烨记得,小时候他妈抱着他去挤公交,买菜逛市场。在车上等待的那段时间时烨会一直问:“妈,今天给我买罐头吃不?”

    那时候的公交车也摇摇晃晃,但摇晃的是期待。

    小时候时烨开心的时候吃水果罐头,等长大了,却只有难过的时候才会想吃水果罐头。

    他妈妈离开的时候对他说了一句:“不管怎么样,妈妈是爱你的。”

    时烨一家子很少说这种爱来爱去的话,那种情况下说爱更是讽刺至极。虽然母亲的那张脸在时烨的眼是温柔的,但她说爱你,却是为了告别。

    那一天在终点站下车以后,时烨给高策打了个电话说:“策哥,你借点钱给我,我想找几个人组个乐队,录一张唱片。”

    一个月以后,时烨写出了他的成名曲,《宇宙》。

    “时烨老师——”

    他回过神来,看到盛夏犹豫地扯了下他的袖子,“时烨老师,你不舒服吗?”

    等盛夏在视线里慢慢清晰,看清对方脸上有些焦急的表情后,时烨居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没有,我只是……”

    时烨难得顿了下,有些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

    盛夏想了下,“时烨老师是晕车吗?其实我上初的时候也晕车,什么车都晕,坐电梯也晕……但那时候没办法,家里人也没时间送我上学,我只能自己搭公交,每天恶心几次,慢慢地习惯了就好了。”

    习惯了就好了。

    “对,习惯了就好了。”时烨重复他的话,“我只是很久没有坐公交车了,有点不习惯,没什么。”

    盛夏听完想了下,从包里掏出了一包话梅,递给时烨:“早上我妈妈给我的,时烨老师吃一点?应该会舒服一点。”

    时烨本来想拒绝,但他多看了盛夏的两眼。等反应过来他已经把东西接了过来,就索性拆开吃了一颗。

    他们靠得很近,因为凑到时烨身边说话,还相互抵着肩膀。

    盛夏身上有股味道。

    也是时烨住的那个阁楼的味道,每次靠近盛夏一些时烨都能闻到。不太好形容,时烨总觉得那味道是变化的,在夜晚变得湿润,在烈日里变得干燥……时烨躺在那张床上的时候为那味道想过很多形容,比喻后,时

    烨发现自己居然在用阳光、水这一类根本没有味道的东西去形容那种气味,因为他想不出别的。

    那味道似有似无的,没办法捕捉,但闻起来很干净,会让他不由自主地放松。

    时烨微微屏气,往边上退了一点。他心想,有点太近了。

    盛夏却是个神经大条的,完全没注意自己一直在往别人身上靠。他甚至又靠近了一点,指着窗外说:“时烨老师你看,这座桥……以前我家就住在这附近,回家要经过这里。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会来这里压大桥,听歌。初的时候我特别喜欢帕格尼尼,有一次走在桥上,听得好入神,都有些灵魂出窍了,差点被车撞。”

    时烨又微微往边上退了点,心想,对生活心不在焉地,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但他没有评判什么,只是拿出了耳,问盛夏:“听歌吗。”

    盛夏怔了下,才说,好。

    时烨随身用的耳很便宜,大概也就几十块钱,只是盛夏耳价格的零头。但盛夏很小心地把那只耳接过来,再把里面的音乐塞进自己的左耳里。

    绿洲早期的歌,《tae me》

    盛夏小声自语了句:“这首歌词我好喜欢。”

    时烨没回答,但他心里说,我也是。

    “taehen?y?feel?ive?gne

    t<> 字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