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网 > 玄幻奇幻 > [gb] 终结爱情 > 第20章
    我的胃没有说话,不过我知道它似乎是归降了。这让我想起严萃和黎志明离婚后常说的一句话:要拴住一个人的心就要栓住他的胃。

    叨叨完又会问我对不对,“难道我做饭很难吃吗?”她说。

    我埋头扒拉午饭根本就不想理会这个间歇突发神经性多愁善感的女人,大家都知道长期自我否定有一定概率导致自闭,生活紧实的套头索就挂在眼前,明知道是准备去死可也都想咧嘴笑着,因为这样死相起码还好看些。

    “看来也不是特别难吃嘛,”严萃见状就笑了,很会自我开解,“我瞧你这头猪就吃得挺开心的。”

    要拴住一个人的心就要拴住一个人的胃。

    不但我的胃如此,我的心可能也差点缴械投降了。

    原来刘建华请客的那晚牛肉面并不管饱。

    我在微凉夜里遭遇了人生的大饥荒。悬空的胃袋往下钩拽着快被撕扯断了,小腹团起一团焰火在高温灼烧,连带牵拉几个月前打架的伤,小姑娘发起疯来真狠啊,不管不顾往人死穴上踹,到现在皮肉上还留道黯淡的瘀痕。

    穆宁见过它,用指腹极轻极缓地来回抚摸,亲近起来像母猫给出生的孩子舔舐顺毛,痛感在伤愈后荡然无存,如今触碰起来只留下细微的痒,“疼吗?”对视的时候读不出他眼里的情绪,但是总是不可避免地让我生出一阵鸡皮疙瘩。

    我说没事,他便低下头再去吻,用温度融化温度。

    思绪又扯远了,视野之前颠倒混淆,暖意自从被他带走后就再没回来过,阴影和白粉墙,暗调和路灯灰光,色彩斑斓后低落,最后也跟着离家出走。

    神魂混沌在有关于类似前世回忆的大染缸。

    熬夜让人失忆退智。这是厚积薄发,这是蚂蚁搬家,原来在我不知不觉间就奠基了这么多能让我赶在六十大寿前就岗英勇殉职的可能性。还记得临走前穆宁和我吵了一架,还记得我哆嗦着抱臂等老刘电话,还记得老刘在临近凌晨十二点的时候对我的深夜扰民大呼小叫。

    ……喂,喂?

    黎岸英你疯了吧?!

    吃吃吃就知道吃,你饿你怎么晚上多吃一点?敢情我请你吃牛肉面是白瞎是吧!

    ……

    你老年痴呆了?我好心拿零花钱请你吃面你没吃不记得了?你——没——吃!你说看着倒胃口!黎岸英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刘姐治下管得严……

    剩下的抱怨坠进胃穿孔的深渊无底洞,有什么感觉从下面沿路传递上来,温暖演变成尖锐和痛,耳膜贴满从电视雪花屏爬出来的蛆,用黏腻和绵长的嗡鸣由外到内一下一下地蚕食我的脑髓,熟悉的味道。

    番茄牛腩炖锅。

    结果吞了好多胃药,喝半壶水才勉强偃息身体里那团跳跃的火。

    躺回床上却再入不了前尘的梦,穆宁走前很好心地换了床棉被,我其实应该给他颁一个最佳前男友奖项,做人做成这样当真仁至义尽了。

    我这么说他,他走,人之常情,这是忍无可忍。

    有个声音说黎岸英你开始可怜他了,你和以前不一样了。

    你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逃离和改变,它们寂寞久了也需要爱是吗?

    人都被你赶走了还嚷嚷着求爱,贱不贱啊你,啊?

    可是你说你这么矫揉造作委屈个什么呢?

    *又要跳回忆了,穆宁再不喊姐我都要喊姐了

    </p>    我的胃没有说话,不过我知道它似乎是归降了。这让我想起严萃和黎志明离婚后常说的一句话:要拴住一个人的心就要栓住他的胃。

    叨叨完又会问我对不对,“难道我做饭很难吃吗?”她说。

    我埋头扒拉午饭根本就不想理会这个间歇突发神经性多愁善感的女人,大家都知道长期自我否定有一定概率导致自闭,生活紧实的套头索就挂在眼前,明知道是准备去死可也都想咧嘴笑着,因为这样死相起码还好看些。

    “看来也不是特别难吃嘛,”严萃见状就笑了,很会自我开解,“我瞧你这头猪就吃得挺开心的。”

    要拴住一个人的心就要拴住一个人的胃。

    不但我的胃如此,我的心可能也差点缴械投降了。

    原来刘建华请客的那晚牛肉面并不管饱。

    我在微凉夜里遭遇了人生的大饥荒。悬空的胃袋往下钩拽着快被撕扯断了,小腹团起一团焰火在高温灼烧,连带牵拉几个月前打架的伤,小姑娘发起疯来真狠啊,不管不顾往人死穴上踹,到现在皮肉上还留道黯淡的瘀痕。

    穆宁见过它,用指腹极轻极缓地来回抚摸,亲近起来像母猫给出生的孩子舔舐顺毛,痛感在伤愈后荡然无存,如今触碰起来只留下细微的痒,“疼吗?”对视的时候读不出他眼里的情绪,但是总是不可避免地让我生出一阵鸡皮疙瘩。

    我说没事,他便低下头再去吻,用温度融化温度。

    思绪又扯远了,视野之前颠倒混淆,暖意自从被他带走后就再没回来过,阴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