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混元的带领下,沈小灯顺利的拜为掌门门下,成为亲传弟子。

    她换了身份,无权无势,也未通过测试居然能成为掌门的弟子,沈小灯起初也觉得惊讶,不过一想到混元毕竟是神君,虽然现在只有元婴的道行也应该有法子,便不再去想里面的弯弯绕绕。

    和她一同拜入的自然还有纪飞尘。

    在一座山峰下见到沈小灯,纪飞尘惊喜无比,正想跑过去仔细聊聊以后山门的生活,就感觉身旁一阵清风吹过,比他先一步立在沈小灯面前。

    正是混元神君,他低头微弯眼睛,“小灯,你住的地方就在我旁边,我带你去看看?”

    沈小灯有点无奈,重申道:“混元,在门派里你还是叫我的化名,我也称你为……大火师兄。”

    念出混元神君在修真域界的名字,沈小灯语气微微凝滞,一般的仙君道长哪有叫自己大火的,这种名字不就跟凡人界的狗蛋旺财差不多嘛。

    听沈小灯的话,混元澄澈的双眼里闪过一丝郁闷,余光看见靠近的纪飞尘道:“这里也没其他人,哦,来了一个。”

    纪飞尘行至两人面前,莫名有种被嫌弃的错觉。

    一定是错觉,听其他弟子说混大火师兄是个极好极好的师兄。

    他扬起一个笑脸,刚想说话,混元突然开口道:“飞尘师弟。”

    他连忙回道:“大师兄?”

    混元道:“选剑日,时辰快到了。”

    没头没脑的几个字,纪飞尘又想起其他师兄弟们说大师兄,人是极好的,但懒得说话,全靠他们猜,想了想,他才恍然大悟,“哦哦!今天是选剑日!”

    纯阳派每一年新进门的弟子都可以去藏剑阁选剑,他们赶的巧,刚进来就碰上了选剑日,看看日头也差不多到时间了,后知后觉的想起这件事,被混元提醒后,纪飞尘着急就想走。

    刚走了两步,又想起什么,折回对沈小灯说道:“沈……公子,你不是也刚进门派,我们快一起走吧,万一晚到了让师尊们等我们就不好了。”

    沈小灯瞧了纪飞尘一眼,正想颔首,忽然肩膀一沉。

    一张俊脸凑到她脸侧,混元一副含笑的模样,翘起唇角,“你,先去。”

    这是对纪飞尘说的,在沈小灯看不到的角度,混元的双眼哪有什么笑意,琉璃般剔透的双眸,一片漠然,如高高在上的神在俯视着地上的人。

    纪飞尘触到这样的眼神,心地一惊,再细看去,却什么都没有了,只是大师兄的动作,一只揽着沈小灯,自己的身体遮挡在她前面,这样一来,纪飞尘根本就无法看清沈小灯,像是故意隔开他们两人般。

    他又恍惚了一下,肯定又是他的错觉。

    大师兄发话了,纪飞尘迟疑了一下便点头先行离开。

    待他走后,混元神君直起腰,语气听不出情绪,“你看他的眼神跟别人不一样。”

    沈小灯微惊,洞察力惊人。

    她淡淡道:“只是在凡人界相遇,便作为同伴一起来到这里罢了。”

    说完,她抬脚也向藏剑阁走去。

    望着沈小灯的背影,混元神君轻轻一叹,她看他的眼神不像是同伴,而是比同伴更为重视,又颇为警惕的眼神,他皱起好看的眉头,刚才他不愿意让纪飞尘接触沈小灯时,那瞬间产生的情绪实在让他陌生。

    等沈小灯两人到达藏剑阁,纪飞尘已经先进去了。

    沈小灯有纯钧自然不会再去寻剑,但还是有所好奇,在世家,家族会准备好佩剑,或者直接在拍卖会拍,而一般的宗门里,弟子们找佩剑却是凭缘,藏剑阁里有上好的剑也有废铜烂铁,全凭运气。

    普通人都是找个品的剑,不消半柱香的功夫就会出来。

    可纪飞尘一进去,让外面的人足足等了快一个时辰。

    有人议论说纪飞尘不会是连废铁都找不到一把吧,只有沈小灯知道,是纪飞尘的气运在发挥作用,他找到的是一把仙品级的剑。

    众人讥笑的话音未落,藏剑阁一阵波动,灵气摇曳,就见纪飞尘激动的握着一把仙品级的剑出来了,大家艳羡不已。

    纯阳弟子皆投去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唯有沈小灯和混元神君,两人都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纪飞尘握着仙剑,双眼晶亮的向沈小灯举起。

    沈小灯正要回应,旁边的混元神君忽然飞向藏剑阁。

    原本关注纪飞尘的弟子们低声呼道:“是大师兄!他也去找剑了!”

    大师兄本也是今年入的门派,因修为堪比纯阳派各峰主,加上掌门喜爱,愣是一跃成为大家的大师兄,几个月来,他的神仙容姿,卓越天资早已让诸弟子心生佩服。

    现在他去取剑,虽然大家不觉得还有什么剑能比纪飞尘的更好,但还是暗自攒劲。

    混元神君很快就出来了,伴随而出的还有一层层紫气。

    整个纯阳派都沸腾了!是一柄上古神剑。

    纪飞尘呆愣,“这把剑……大师兄,你是怎么做到的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