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网 > 综合类型 > 花丛之海 > 81 话
    “残忍?”郁采薇冷冷的反问,“她好歹得死,你说怎么个死法不残忍?”

    龚月月在缸里急躁而恐惧之极,透过水晶玻璃望着高浩斌他们一行人,心里呼救道:“浩斌呀浩斌,你不会眼睁睁看着我死吧。我从前纵然是做过对不起你的事,甚至不顾你的感受而一意孤行,可那都是为了爱你呀!为了能得到自己心爱的东西,谁都会不惜千辛万苦,眼睛里心里都只盯着那件东西,视万物为泡影。浩斌,你快救救我,救救我呀!”

    高浩斌仿佛听得见她在对自己说什么,郁柳回却也跟采薇同出一气:“你不对她残忍,那么以后活在残忍的会是那些手无寸铁的无辜人。”

    高浩斌不便再替她说情,马上就要执行火刑,他溜出了人群,想找个安静的和看不见他们的地方坐坐。抬头之际,他的瞳孔猛然张大,眼球里映着一张熟悉的脸,他固然非常吃惊。失踪了将近三个月的那个人回来了?他为杀自己未遂而逃走的吗?可是现在为什么又回来了?张守成并没有注意到他,只是扬着眼睛往郁采薇那边看,他所处的差不多是在人群外,前面人头攒动,他几乎得掂些脚,才能俱看得清她的一举一动。

    高浩斌激动的抓住他的衣领,叫道:“张守成!”那语意除了喜悦不存在任何仇怨。

    张守成瞪着他,大吃一惊,脸上瞬间有些紧张和尴尬,低声道了句:“皇子。”皇子这个词对他的意义太大了,高浩斌若不真的是皇子,他也不会回来。

    然后,他们找了个酒馆坐下说话,高浩斌之所以欣喜,是因为他一直想把采薇交托的人就是张守成;张守成显得不甚拘谨,他心认为,高浩斌一定还在恨他,现在只不过想数落他而已;谁知,高浩斌竟和颜悦色,心平气和的问他这段时间去哪里了,个人情况目前怎样。

    原来,张守成根本没有离开过京城,他只是自惭形秽,觉得自己没脸见人,才躲起来的,其实暗一直在关注着宫里的事情。如今采薇和吴英的婚姻破碎,高浩斌成为皇子,他的感情不面临任何威胁了,才放心大胆的回归。他非常愧疚的对他说:“请原谅我的自私,有你们在,公主不会多看我一眼,与其做个空气人,不如离开一段时间,好让自己的心境不至于太过忧烦。你一定会笑话我,觉得我是个不敢冒险的人。”

    高浩斌温和的笑了一下,说:“当然不会,你这样做是对的。我了解你的为人,你对公主绝无二心,只有你陪伴她,照顾她,才能让人放心。”

    张守成不曾料想高浩斌会对自己这样友好,一句难听的话没说,还把公主交给他,这简直是他做梦也不敢奢想的。他立即笑逐颜开,对高浩斌千恩万谢,谢他的宽宏大量,谢他的体察入微,竟能够明白自己的心意。之前,张守成的苦恼就在于不被人所理解,再保守再坚强的人往往都需要被理解,只有被理解了才能有勇气和理由继续前行。

    他们想再说些什么,却忽听那边传来人们的喧嚷声,他们立刻站起来,往那边过去。

    只见郁采薇欢呼雀跃,郁柳回也满面笑容,望着熊熊燃烧的火焰和在缸里窜来窜去的红鲤鱼,最讨厌最仇恨的人得到了惩罚,他们别提多愉快。郁采薇口口声声说这都是花如梦的功劳,花如梦则一身孝衣,绷着脸毫无表情。

    见状,高浩斌拧了拧眉毛,他怜惜众生,但不能助纣为虐,所以狠了心,任龚月月被开水煮死。

    张守成暗关注皇宫里情形所得到的消息却并不十分准确,他只当郁采薇肚子里的孩子是吴英的,从没想过还有个花如梦。

    郁采薇身着戴帽的斗篷,把身体从头到脚都裹得很严实,又因斗篷本身旁大,就连她微凸的小腹都不明显了,没有头发的样子更不被人发现。因此她也就不经意了,蹦蹦跳跳几圈儿,帽子竟从头上滑掉了,人们不禁呆如木鸡,有消息精通的人,说公主被人剃了头,成了个不折不扣的小尼姑,于是马上认定她就是未婚先孕的尼姑公主!尽管郁采薇万分尴尬的重新戴上了帽子,并在系帽带,人们却已经造反了,大声喊着:“尼姑淫妇,有辱国颜!”并纷纷簇拥上来打他,用从旁边小摊贩的摊子上抓来的东西砸她!加上小蝶慌不择言的叫了两声公主,人们的态度更凶了。高浩斌张守成都在混乱的人群外,唯有郁柳回能保护郁采薇,一片哄乱不堪的景象。郁柳回如何劝阻,人们都不停手,烂菜叶和臭鸡蛋打了他们一脸。郁采薇跟小蝶抱在一起,满嘴“哥儿姐儿”的叫着。

    缸里的水已被烧的非常热,龚月月于心不甘,跳起来使劲顶盖子,十几下都无济于事,最后一下,她实在是恼的很了,竟如一根簪着红缨的箭似的猛力冲出了顶盖,一片热水溅出来。人们惊呼,郁采薇也仰起了头,见红鲤鱼从几十米的高空落下来,惊得张大了嘴!更让人惊奇的是,红鲤鱼偏偏落进了郁采薇的嘴里,“咕咚”一声就被她给咽了!顿时,她只感身上多了股力量和精神,更有一道粉红色的光芒从她周身晃过,她惊异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喃喃道:“神力!”

    神力真的重新回到她身上来了,并且加上龚月月的,也就是说,她吞了龚月月,神力变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