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网 > 综合类型 > 论撩完就跑的我如何哄回黑化男主 > 第四个黑化男主9
    卢比斯:“……”

    卢比斯浑身一个激灵,  仿佛在这一个瞬间,才从被魇着的状态里,惊醒了过来。

    视线清晰后,  他便看见,  俞鹿正站在他的前面,  对他怒目相视。

    她的身后是一个美丽苍白的宠侍少年。他的神色,  似乎有些难堪,咬着牙,  微微偏过了头,无助地握住了俞鹿的手腕。

    卢比斯:“…………?”

    他已经完全懵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对了,  他记得,自己刚刚从宴会厅走出来,  经过花园时,恰好看见了公主的宠侍在门外站着。

    这的确是卢比斯第一次访问亚特兰蒂斯,但他早就知道释星的存在了。

    毕竟机会难得。知己知彼,  百战百胜。在启程之前,他就想尽办法,  打听了俞鹿的各种事情,以便追求她的时候,可以投其所好。

    而很多消息都指出,  亚特兰蒂斯公主的身边有一个非常得宠的宠侍,有着罕见的黑发和金瞳,貌美至极。如果想娶公主,这个宠侍一定是他潜在的威胁者。

    当完全符合描述的释星闯入卢比斯眼帘时,  他就知道,自己遇到对手了。

    按理说,宠侍看见了宾客,  是要行礼的。可是,释星仅仅是冷淡地看了他一眼,就移开了目光,完全没有行礼的意思。

    简直是恃宠生娇了。

    也许,公主真的非常宠爱他。才会让这个宠侍目无人到了这等地步。

    卢比斯感觉到了对方的轻视,暗自恼怒,止住步伐,转而走了过去和他搭话。

    当然,卢比斯可没打算做一些幼稚的挑衅或示威的行为——现在,在公主的心里,他没有这个宠侍重要,必定不会自掘坟墓。他只是被对方激起了一丝好胜心,顺便想对这个情敌的性格做一个初步了解而已。

    走到释星的面前,卢比斯端着王子的架子,才和他说了两句话,就觉得自己的神智有点迷糊了。

    在晕眩飘飘忽忽,他看见了对方唇边那丝若有似无的淡笑,但无从分辨是什么意思。

    仿佛被海妖歌声所催眠,或者被某种怪异的力量控制了。之后,自己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卢比斯完全失去了印象。

    缺失了间的记忆,醒来时,就依稀听见了公主在质问自己,是不是对那个宠侍欲行不轨之事……

    卢比斯反应过来,耳朵嗡地一响,如遭雷击,慌忙解释:“不不不,公主,你听我解释,这真的是一个天大的误会。我刚才好像被什么东西迷惑了,我也不知道我的手为什么会撑在墙上……”

    “卢比斯王子。”俞鹿再一次重重地叫了他的名字,神色渐渐有了一丝鄙夷,如同看到了一个敢做不敢当的色鬼:“你是亚特兰蒂斯的贵客,但是,有些东西是你不该碰的。刚才这样的事,我希望不会再有下次。”

    卢比斯目瞪口呆,看着俞鹿带着她的宠侍扬长而去,抓耳挠腮,百口莫辩。

    他回头,揪住自己的两个随行侍从的衣领,询问刚才发生了何事。两个侍从面面相觑,竟然都有几分迷糊,脑海里,隐约记得卢比斯是对释星出言不逊了,却不知道起因。

    .

    另一边厢。

    俞鹿带着释星回到了宫殿,命令闲杂人等都出去,在椅子上坐下,招手让他过来,皱眉道:“刚才卢比斯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释星在她的跟前顺从地跪坐了下来,靠在了她的膝上,轻轻摇了摇头:“我没事。”

    “他是不是对你说了难听的话?”

    释星迟疑了一下,半晌,没有说话,隐忍地别开了头。

    这个姿态,和默认也差不多了。

    真是知人口面不知心,没想到卢比斯居然男女通吃,还将主意打到了释星头上。

    俞鹿有些心疼,怜惜地抚摸着释星的脸,又忍不住说:“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跑到了宴会现场?万一我没听见动静,你岂不是要被他欺负下去了?”

    “听说宴会已经结束了,您又那么长时间没回来,我担心您会喝醉,就打算过来接您。”释星抿了抿唇,轻声说:“公主殿下,刚才那位就是邻国的卢比斯王子?他也是来向您求婚的么?”

    “啊?是吧。”俞鹿想了想:“他们王国内部政派斗争很严重,卢比斯和卡特是敌人,自然都想将亚特兰蒂斯争取为助力。我父王为了让赤矿交易更牢靠,也有意让两国之间多一层婚姻关系。”

    释星不知不觉已经将头抬起了,盯着她,半晌才问:“可是,您不是说了,那只海妖不让您结婚。您是答应了他这个要求,他才放您回来的。国王陛下这样做,岂不是出尔反尔了?”

    “我还没有和父王说这个。再说了,我又没有和那些邻国王子结婚,只不过是听我父王的话,和他们认识一下而已。”俞鹿以为释星在担忧海妖会追杀到这里来,就吻了吻他的眼皮,安慰道:“你不用担心,现在我哥哥已经将我身边的侍从都换过了,要是有那个海妖的眼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