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网 > 武侠仙侠 > 仙色无边:魔尊宠上身 >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致命的剧毒
    “重明哥哥,”卫伶韵拎着裙摆从远处跑来,头上步摇前后摇晃,在阳光下金光闪闪。

    重明闻声连连后退,化作重明鸟慌忙的将脑袋扎在简容的怀中,长长的尾巴拖在地上。卿十四伸长了脖子看着愈来愈近的卫伶韵,连忙拽了拽袖子,整理仪容。

    简容只顾着安慰不断往自己怀里拱的重明,只有韶漓看在眼中,悄悄的勾了勾嘴角。

    跑过来的卫伶韵放下裙子,看着一拱一拱的重明,伸出手摸了摸重明的尾羽,担忧道:“重明哥哥你怎么了?”

    “啊啊啊啊——”重明惨叫着往前拱,将简容拱的连连后退,“你不要摸我屁股!”

    简容:“……”

    “重明哥哥你带我在天界转转好不好?”卫伶韵抓起重明的尾巴往自己这边拽,“重明哥哥~”

    被拽着尾巴的重明在简容怀中飙泪,说什么也不肯抬头。

    一旁的卿十四咳嗽一声,走上前说道:“不如我带姑娘在天界转转吧,你看,西帝君与重明有事忙着呢。”

    “可是……”

    “走吧走吧,我也可以带着你飞的,”卿十四把扇子腰上一别,推着卫伶韵离开。

    ……

    桌上的小香炉缓缓冒着青烟,一阵及轻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掀开帐幔,床上的人儿面色苍白,胸口缓缓起伏。

    韶漓轻叹一声,伸手覆上林素瑶的脸颊,拇指摩挲着毫无血色的嘴唇。看着眼前如此脆弱的人儿,只觉得心脏纠在一起,痛的无法言喻,很不得这伤长在自己身上,替她受着这份痛苦。

    房门被人推开,一缕阳光泻了进来。

    “帝君,上神该喝药了,”阿佩端着一碗还冒着热气的汤药,掀开帐幔。

    接过白瓷碗,韶漓仔细的吹着汤匙中的汤药。阿佩坐到床头,将林素瑶扶了起来。

    吹凉的汤药缓缓倒入口中,轻轻的揉着林素瑶的喉咙,吞咽汤药。

    阿佩看着每一个动作都及其认真和小心翼翼的帝君,轻声说道:“帝君为何不娶上神呢?”

    韶漓垂眼晃了晃碗中少许的汤药,“总想着等不忙了,给她办一场最大的婚宴,谁知……发生了太多。”

    “枭大人已经出发去拦截递往南海的消息,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

    “怕是晚了,明彻早有准备。”

    原本安静靠在阿佩怀中的林素瑶突然无意识的呻吟两声,紧蹙眉头,看起来很是痛苦。

    韶漓以为林素瑶快要清醒了,连忙放下手中的碗,轻声唤道:“素瑶?素瑶?”

    “嗯……”呻吟声中掺杂着痛苦的闷哼,紧蹙的眉头上满是密集的汗珠。

    “怎么回事?”见林素瑶越来越痛苦,韶漓开始慌神,执起林素瑶无力垂在一边的手,准备摸脉。

    两指刚刚搭上,林素瑶手腕突然翻转,狠狠的抓住韶漓的手,力气大到指节泛白。顾不上被捏的疼痛,韶漓不断的呼唤着林素瑶的名字。

    呻吟声越来越大,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痛苦,豆大的汗珠落下湿了阿佩的衣襟,林素瑶无意识的咬着下嘴唇,片刻便见了血。

    “快去找鎏棱,”韶漓接过素瑶抱在怀中,抬手抹去唇上的血珠,不断的亲吻着林素瑶的发顶,“怎么了素瑶,哪里疼?别咬自己,乖,张嘴。”

    韶漓试图用手指撬开牙齿,紧咬的牙齿突然有了松动,韶漓心中一喜,还未等他仔细去看嘴唇被咬成什么样,就见林素瑶一口黑血喷了出来,痛苦的呻吟一声接着一声。

    韶漓看着满手的黑血,心疼到红了眼睛,不断的亲着林素瑶的额头鼻梁,含糊不清的说着:“乖,告诉我哪里疼,素瑶,听得见我说话吗?”

    林素瑶依旧毫无意识的呻吟,嘴角慢慢的流出黑血滑过白皙的脖颈,浸入衣襟。

    看着不断呕血的林素瑶,韶漓一遍又一遍的擦拭。

    “素瑶……素瑶……”

    “嘭——”

    房门被人狠狠的撞开,紧接着鎏棱神医嗖的一下冲到床前,大惊,“让开,快让她平躺。”

    平日冷静睿日的韶漓手忙脚乱的将林素瑶放平,“神医你看看这到底怎么回事?”

    鎏棱伸手沾了沾林素瑶嘴角的黑血,放在鼻尖闻了闻,又抬起头对着周围嗅了嗅,惊道:“怎么会有百咎草的味道?”

    站在一旁的阿佩一愣,“百咎草?”

    鎏棱抬手一挥,一排大小不等的金针在空中排列,虚空一抓,几根银针快速没入林素瑶体内。看着面色不好的鎏棱,韶漓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哑声问道:“到底,到底怎么回事……”

    阿佩连连摇头,脸庞瞬间毫无血色,哆嗦着嘴唇,“不可能,不可能的,我亲自挑的药材,百咎草在药阁深处,根本就没人碰过。上神的药都是定量包好,可直接煮的。”

    鎏棱手中不闲,忙的满头大汗,“我的药方中有一味十菱花,千叮咛万嘱咐不可出现百咎草,到底还是出了错。”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